西南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454860|回复: 2

[小说随笔] 罪恶档案------第一卷 离奇剥皮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7 22:3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卷 离奇剥皮案
###第0001章 走路的剥皮女
  我叫陆小川,职业是警察。我工作的部门叫做“公安部刑事特等案件专业调查小组”。(以下简称专案组)专案组受理的案件都是来自于全国各地的特大、灭绝人性的凶杀案。今天我要给大家讲的这个案件是发生在专案组成立之前,也同样因为这个案件,让我经历了十年的噩梦之旅。
  2006年11月末、12月初,我那时休年假,正好我老爸要到北方的辽远市公干。我本着想要出去见一见世面,就恳求老爸带着一块去,老爸答应了我的要求,同时随行的还有我十分熟悉的著名痕迹学专家梁寿元,负责老爸安全的黄安、还有十个同行人员。
  下了飞机,省公安厅的陆厅长、以及辽远市公安局的郑局长就直接领着我们来到了辽远国际酒店喝起了酒。我那时喝的有些多,期间,还有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女警花一直坐在我旁边给我敬酒,几杯酒下肚,她跟我说,她叫廖梦凡。她有些不胜酒力,脸红的厉害。我问她,是不是郑局长安排她过来的,我看到她的眼神明显有些踌躇。
  我那时跟她说,坐着就好,没人能把你怎么样。她问我为什么,我说:“我爸是陆天正!”
  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我看她冲我感激的笑了笑,然后跑出了宴席厅,就再也没有回来。我的心里有些惋惜,有些舍不得她离开。那时本想追出去,奈何又来了几个敬酒的,推杯换盏,最后我也彻底喝蒙了。
  被人抬进招待所的时候我已经晕的不成样子了。但是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那就是换地方很容易失眠,哪怕是喝多了也睡不着觉。折腾了大约四个多小时,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快到凌晨三点了。
  酒也醒了差不多了,一阵困意袭来。但是刚闭上眼睛没五分钟,我就听到外边传来了一阵凄惨的叫声。那叫声透过寂静的黑夜如同来自幽冥深渊一样,直击心灵的深处。由于警察的职业病,我滕地一下从床上翻了起来,打开门冲了出去。
  我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了招待所。漫天的雪花被冬天的西北风刮的四下飞散。我搂紧肩膀,左顾右看,寻找声源。四周除了刺耳的风声,什么都听不见。远处的路灯孤独的亮着,天空上的雪花在灯光的照射下,就好似来自无尽的黑洞,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压迫感。
  等了大约两分钟,再也没有听到什么声响,我心里暗骂,肯定是哪个王八犊子没事儿闲出屁来了,大半夜瞎喊。想到这,我急忙转过身,准备回去继续睡觉。但就在我转身的同时,四周突然刮起了一阵旋风,而那旋风里好像还夹杂着一阵很小的男音,有些断断续续,好像是“别....来...求...你...来...”
  我打了一个冷颤,猛地转过了头。招待所是厢房,夜里刮的是西北风。而刚才的那股旋风是刮在我的左脸上。周围都是耸立的高楼,只有我的南侧是两楼之间的过街通道,旋风肯定是从那边吹过来的。想到这,我急忙跑了过去。
  通道的外侧是正街,招待所的正西方是公安局的大门。风雪很大,吹得的我双眼很痛。我努力的向左右看着。猛然间,透过昏暗的路灯照射,我看到在公安局的大门口那里好像有两个人正在打架。而且一个人此时正坐在地上不停的向后挪动。我心想,奶奶的,在公安局门口行凶打人,是不是不想混了?心里头则是将公安局里面的值班人员骂了个遍。
  我在路边捡起半个砖头,握在手里,飞快的冲了过去。但就在我距离那两人大约只有十米距离的时候,我猛地停下了脚步,手里的砖头同时也掉了下去,硬生生的砸到了我的脚趾。
  但在那时,我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我的浑身在发抖,夜里的西北风在吹在我身上的时候,我也没有感觉那么的寒冷。我的身体此时突然发出了一阵冷汗,我看到了这辈子对我而言最恐怖的画面。
  那是一个失去了皮肤的女人,此时那个女人正缓缓的、艰难的朝着已经被吓傻的那个值班民警那里走着,她每走出一步,地上都会留下一组微红的脚印。那值班民警已经退无可退,我看到他张着大嘴,想要大喊,但就在下一秒,他昏了过去。
  而此时的我,同样被吓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啊”的大喊了一声,但随后我就后悔了。那女人好像听到了我的喊声,她缓缓的转过了头,她那圆碌碌的脑袋上面没有一点皮肤,没有一根头发。她那两颗失去皮肤包裹的黑眼珠由于不能够眨眼,此时正不停的左右翻滚,淡红色的血泪沿着双侧的脸颊不停的滑落。
  她吃力的像我走了过来,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充满了哀怨。她缓缓的张开嘴,嘴里发出了阵阵的呜咽,一股夹杂着气泡的鲜血,从嘴里哇哇的流淌下来,她的舌头应该被人割下来了。她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吃力的抬起右臂,伸向了我。
  我冷汗直流,双腿在瑟瑟发抖,我不由自主的向后挪了挪脚。一阵钻心的疼痛沿着脚趾传到了我的大脑神经,我猛地打了个哆嗦。我看着前方,那女人此时大约离我三米远。此时,她还在艰难的向我走来。她好像在向我求救,她那不能说话的嘴此时正冒着血,但是也发着微弱的白气。
  是的!她...还活着!她是在向我求救!妈的!我暗骂自己窝囊,刚才被恐惧冲昏了头脑。我是一名警察,受害人还活着,我做的第一件事,也是唯一的一件事并不是逃跑,而是救她!想到这,我急忙跑向了她。但是,就在我的手即将抓到她的手的那一刹那,她栽倒在了我身前的雪地上,死去了......
  一个小时之后,我坐在公安局询问室里的椅子上瑟瑟发抖。廖梦凡端了一杯热水送到了我的面前,示意让我喝了,身子会暖一些。我感激的点了点头,我很渴,拿起杯子大口的喝了起来,但是由于太过激动,呛得我剧烈的咳嗦起来。
  廖梦凡急忙跑到了我的背后,一边敲打着我的后背一边安慰着我:“慢点喝,别急。”而与此同时,询问室的门吱嘎一声打开了。
  门开之后,走进来一个梳着寸头的中年男人,此人有些瘦,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他看我的目光很深邃,有种直击心灵的感觉。当时我有一种想法,他不会把我当成杀人犯了吧?
  廖梦凡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紧张,对我说:“这是我们刑侦一队的队长,刘力。”
  刘力冲我点点头:“好些就回去休息吧。”然后他冲廖梦凡勾了勾手,说:“走吧,紧急会议。”
  廖梦凡冲我勉强的露出一个微笑,跟着刘力走了出去。看着二人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我挣扎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喊:“等等,带...带我也一起去。”
  刘力转过头,脸色有些焦急和不悦,他说道:“这不符合规定,回去好好休息吧。”
  我祈求的看着廖梦凡,在当时,我觉得我一定要加入这个案子,那女人绝望的眼神此时还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如果我要坐视不管,我的良心,一辈子都会受到煎熬和谴责。
  廖梦凡有些犹豫,不过就在我和她四目相对的刹那,她仿佛看到我眼里的坚决,她转过头,冲着刘力说道:“刘队,他是陆长官的儿子......”
  “哦?”刘力的眼中闪出一丝精光,稍纵即逝,他冲我摆了摆手,示意让我跟他一起走。
  来到了公安局四楼的会议大厅,我看到会议室里面早已经坐满了人。老爸也在其中,黄安紧紧的站在老爸的身后。梁教授我却没有看到,可能是年纪大喝多了,大家没打扰他吧。
  老爸看我跟着刘力二人走了进来,对我投了一个安慰的眼神,他站起身,示意让郑局长主持会议。我看到郑局长有些忐忑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看到人都到奇了,拍了拍桌子,示意大家安静。我则跟着刘力和廖梦凡二人,坐到了廖梦凡的身边。期间,大家都好奇的看向了我,议论纷纷。
  砰!
  就在大家议论之际,郑局长砰地拍响了会议桌,怒道:“耻辱,莫大的耻辱。要不是考察团的那位同志临危不乱,用最快的速度通知了咱们,你们是不是想明天早上看新闻头条?啊?公安局门口死了人,公安局的值班人员竟然被吓昏,这消息要是报道出去,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对辽远市的老百姓?你,明天给我脱官衣走人!”说话间,郑局长指着角落里那个值班民警,怒道。
  我心想,这郑局长也不咋地,都火烧眉毛了还巧妙的拍了我们考察团的马屁,人精啊!那值班民警剧烈的哆嗦着,当他听到要被开除之后,大声的痛哭起来。看他的年龄,也就是个刚走出校园的毕业生,那女尸的恐怖样子,我相信就算我老爸在场,也得吓够呛。我在心中叹了口气,看来郑局长是想抓典型,杀一儆百啊。
  就在值班民警痛哭之际,老爸咳嗦了一声,打断了郑局长:“我插一句,此案性质恶劣,作案手段极其残忍,那位小同志被吓坏了也是正常的,而且那位小同志是第一目击者,你说说,当时是怎么回事?”
  郑局长歉意的看了老爸一眼,稍微缓和了一下语气:“把你当时看到的、听到的都和在座的各位领导讲讲,争取立功!”
  值班警察感激的看着老爸和郑局长,忐忑的站了起来,说出了当时的情况。
  “当时,我听见外面好像有脚步声,看了看时间,是凌晨三点零五分。我将时间记录下来之后,穿上大衣准备走出去看看。但就在我刚要走出去的时候,我听到值班室的玻璃好像在响。由于屋内温度高,值班室的玻璃上面上了一层霜,所以我急忙拿着警棍走了出去。我走出去之后,一回头,就看到一个没有皮的女人站在我面前,我当时吓坏了,大喊了一声。那女人好像听到了我的喊声,她缓缓的朝着我走了过来,我恐惧到了极点,不停的后退,她追着我,我坐在了地上,紧接着,我就昏过去了。”说道这里,那值班民警开始哆嗦起来。
  郑局长示意将他搀下去,看了看刘力,问道:“大刘,你们有什么发现?”
  刘力捏了捏鼻尖,说:“风雪太大,想要沿着脚印找到死者来时的路已经不可能了,而且公安局门口的脚印已经被值班民警逃跑时严重破坏了,无法根据受害者的脚印找出她来时的大致方向,不过我可以肯定,受害者肯定是被人送来的,她那种伤势,不可能走很远。我已经和交警部门沟通了,案发时的监控录像很快就会被送来。”
  “我提一点!”就在此时,廖梦凡突然站了起来。郑局长明显有些怒意,不过老爸确破天荒的摆了摆手,很好奇的样子。
  廖梦凡点了点头,说:“有一点我理解不了,受害人的所有皮肤都被剥去了,但是门口的脚印遗留下来的血,你们不觉得太少了么?”
   
发表于 2017-8-8 23: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雁北堂】罪恶档案--第2章 尸检报告

###第0002章 尸检报告
  听到廖梦凡提出的疑问,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刚才由于太慌张、太恐惧,以至于很多细节我都被我忽略了。经她这么一说,确实很有问题。
  第一点,人之所以能够活着是离不开血液的,人类吸入的氧气,以及消化道中的食物都是通过血液的流通来传达到各个器官。
  一个人如果失去了1000毫升血液,就会出现头昏、恶心、呕吐,逐渐发生休克。倘若一个人失去了1500毫升以上的血液,那么这个人就基本上已经可以宣判死亡了。
  从今天死者的失血量来看,全身皮肤尽数被剥去,就算刀法极好,未伤及大动脉,但是皮下的毛细血管在全部出血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低于1500毫升。
  当我发现死者的时候,她确实还在流血,但是那血脚印却是微红的,表明出血量非常低。但是当时的死者已经浑身血红了,从她的状态来看,她应该是大出血状态,否则她不可能在我面前死去。这是一个矛盾点,跟本就解释不通。
  第二点,依然是脚印的血量问题。就算死者的大动脉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全身的毛细血管尽数外露,身体的血液在重力的影响下依然会沿着皮肤向下流淌。这就可以断定,死者的脚下肯定是鲜红一片。
  但是目前看来,死者的脚下根本就没怎么流血,只染出了微红的脚印,那样的脚印只能证明,当时死者的身体几乎已经没有血可以流了。
  但是,死者却还能走到公安局门口,在吓昏值班民警之后又和我相遇,再加上从案发现场移动到公安局门口的这段时间,她的血应该早就流干了!
  但是...一个身体血液几乎流干的“人”,怎么可能做出那些动作呢?难道当时我见到的那个死者,根本就是个死人不成?
  想到这,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刘力的黄鹤楼摆在我的面前,我忐忑的抽出了一根,我本来是不抽烟的,但是此时此刻,只能用烟草来麻痹一下我那恐惧的神经。
  手指有些不听使唤了,打火机接连被我按了四五次,依然没有打着火。身旁的廖梦凡看到之后,抢过了打火机,帮我点燃。
  我心里泛起了强烈的感动,勉强冲着她笑了笑。廖梦凡在帮我点完烟之后,右手托腮正在沉思着,看来她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突然发现,廖梦凡是一个很理智、懂得思考、心思缜密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做侦探,肯定是一个好手。我发现我好像对她很有好感,而且不怕大家笑话,廖梦凡长的很像我心目中的女神,这个女神我想各位看官应该都会认识。她叫做松岛枫,来自岛国,职业我想大家都知道吧?
  从发现死者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此时,天已经微亮了。街道上的行人渐渐的多了起来,一辆辆大型的清雪车正在轰鸣的作业。但是会议室里却很安静,大家都在思考着,等待着110报警中心的电话,等待着法医的尸检报告。
  期间,二组的朱队长提议播放悬赏公告,但是这个提议被郑局长当庭就给否决了。我老爸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就好似一个雕塑一样笔直的坐在椅子上,右手拖着下巴,他的脸散发着一股怒意,他的眼神很深邃,好像想到了什么极度不愉快的事情一样。
  吱嘎!
  沉寂的时刻被一阵开门声所扰。我回过头,只见一个穿着警服,外边套着一个白大褂的中年女警走了进来,她的白大褂上还沾着未干涸的血迹,她怀里抱着一个整理袋,众人在看到女法医走进之后都迫不及待的站起了身,只有老爸还安静的坐在那里思考。
  刘力急忙跑到女法医的身边,问道:“李姐,尸检报告?”刘力指了指李姐怀里的整理袋问道。
  李姐点了点头,抱着整理袋走到了放映机前面,拿出一张幻灯片,说:“初步的尸检报告已经整理出来,有几点像大家说明一下。”
  众人都纷纷提起耳朵,声怕漏了什么。
  “一,死者性别女,身高,172CM,体重初步断定为50至60公斤左右,年龄大约在40至45岁之间。死前失去了表皮和真皮,只剩下了皮下脂肪组织,皮下组织毛细血管尽数外露。
  二,死者的肺部含有大量的焦油,烟龄史至少20年以上,同时死者的肺部明显软化增大,说明死者生前经常吸入高温的空气导致了肺部膨胀。
  三,死者的全身被涂抹了一层不知名的胶状液体,这种液体可以很好的阻止血液渗漏。同时,胶状液体内含有大量的氯化钠(食用盐),其比例高达90%。
  四,死者的整根舌头彻底撕裂,伤口不均,初步断定是被钩子之类的东西硬生生的撕扯下来。五,死者死亡时体内的血液含量还存有百分之八十......
  “等等!”郑局长打断了李姐的报告,问道:“既然体内还有那么多血,那怎么可能死?中毒么?”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李姐咳嗦了一声,说:“胶状液体并未含有任何毒素,其实她死亡的原因很简单,她是被活活疼死的!”
  “天哪!太变态了!”四周顿时哗然。
  我闭上双眼,幻想着我此时就是死者。此时的我,正赤身露体的躺在一个冰冷的解刨床上,一个人正拿着一把剔骨刀缓缓的走向我的身边。
  我挣扎着,但是四肢被死死的固定起来。额头处忽然传来一阵冰凉,紧接着是锥心的痛!那个人在划开了我额头的同时,伸出他罪恶的手,用力的撕扯着我的皮肤。我看到自己的脸皮被撕了下来,自己的胸膛血肉模糊。
  但,我并没有死。我感到一阵昏厥,身体的皮肤已经没有了,身体在剧烈的疼痛过后已经彻底的麻木。我默默的等待死亡的到来。但就在死神向我招手的刹那,我即将快要解脱的时候,我的胸前忽然传来一片冰凉。
  紧接着,是无语言比的疼痛!模糊的神经再次被拉回了现实,我看到那个人此时正拿着一把大刷子在我的身体上来回的涂抹着。每到一处,我都私心裂肺的嚎叫。
  刷子沿着我的胸膛划到了我的脸颊,一滴滴液体流入了我的口腔,我尝到了咸咸的的滋味。我诅咒着,嚎叫着,但却无济于事。
  而就在此时,我那再也无法闭合的双眼竟然看到那个人竟然拿出了一个钩子,转过身,淡然的说了句“吵死了”之后,用力的掰开了我的嘴,我的舌头被用力的拽了出来。
  紧接着,我感到一阵天昏地暗,我看到了白色的地砖。突然,我的嗓子眼感到一阵干呕,我的眼球下意识的向上翻去,哇的一下,一大堆鲜血混杂着呕吐物掉落在洁白的地砖之上。我的舌头孤零零的躺在地砖上面,顷刻间就被彻底覆盖。
  他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能让我痛痛快快的死去?我清楚,他之所以将我翻过来,怕的就是鲜血呛入我的喉咙让我窒息。我喘息着,嘴里掺杂着血液的腥味。我感到眼前一阵昏暗,就此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寒冷袭来。我艰难的站起身,四周白茫茫一片,强烈的西北风吹着我不能闭合的双眼,眼泪掺杂着血水沿着我的脸颊滚滚滑落。
  我吃力的走着,前方那昏暗的灯光就好像是幽冥的引路灯一样,指引着我走向死亡。那身体传来的剧烈疼痛竟然让我在这寒冷的夜晚感到一丝温暖,不知走了多久,我看到前方有一个亮着灯的值班室。
  我的眼睛已经开始模糊了,我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走到了值班室的门口,敲响了满是冰霜的窗子。门,吱嘎一声开了。我看到一个小警察从值班室里走了出来。他看到我的同时,猛然间发出了一声惨叫,他的身子在发抖,他不停的向后退着。
  我想开口说话,想让他救救我,亦或者,杀了我。但是,在他眼里的我就好像是地狱的魔鬼,他瘫软在了地上,终于恐惧占据了顶峰,他昏了过去。
  我绝望了,想死就那么困难吗?而就在这时,又一声嚎叫传入了我的双耳。我转过头,看到远方有一个很模糊的影子。我吃力的走了过去,心里祈祷,他千万不要逃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看到他好像向后挪动了脚步。
  他也要逃走么?我伸出双手,祈求他。就在刹那,我看到他向我冲了过来,我恐惧的心灵忽然感到一丝平静,我无力的瘫软在了地面之上。我那无法闭合的双眼,最后看到了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那竟然是我自己......
  “啊!”我猛然间惊醒,我的双手紧握的咔咔作响,我的额头浸满了汗水。天杀的!我竟然将自己代入到了死者的世界,她死前的那一刹那,再一次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在那个时候,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帮她抓住那个凶手!
  周围依旧在议论着,也许我只是失神了几秒钟,但对于我自己来说,却有半个世纪那么长。李姐再次的咳嗦一声,说:“还有一点,凶手的剥皮手法在我看来是采用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
   
发表于 2020-2-7 17: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告诉我们,美国人并非不可战胜! 全文 2231 个字,阅读时间预计 5 分钟。 人们常说 “文体不分家” ,体育和各种艺术形式的结合,往往能铸就另外一种经典。当然,这种结合并不一定是年轻人更喜欢的 “唱、跳、RAP” ,还可以是电影!说到体育电影,可能大家看到的更多是好莱坞影片,但好莱坞只会把美国人最终取得胜利的比赛拍成电影。那么,那些美国人最终输掉的比赛呢?  在美国体育史上,一场至今他大白伞盖佛母心咒仪轨 们都不愿承认的失利就是,在 1972 年慕尼黑奥运会的男篮决赛中,被苏联队在比赛的最后一秒绝杀。2017 年,俄罗斯人把这个故事拍成了电影 《Движение вверх》,明天,这部影片就将在国内公映,片名为《绝杀慕尼黑》。故事讲述的是名不见经传的教练加兰津,带领苏释迦牟尼佛本尊心咒注音/手印/仪轨/感应/读诵/功德联男篮在 1972 年奥运会男篮决赛中,战胜此前 36 年保持全胜的美国队,而且是以最后一秒绝杀逆转的方式完成。这样传奇的比赛,本来与电影就是绝配, 不仅如此,本部影片在人物塑造、叙事手法和镜头语言等技术方面也都属上佳。为了能配合影片所处的时代背景,电影花了三年时间从服装和场景等玄奘法师传略方面,在几乎每一个细节上做到了高度还原,影片中饰演篮球运动员的几位演员,都花了一年左右的时间来练习篮球。简单地说,所有这些准备,都是为了不穿帮。最终,《绝杀慕尼黑》成为一部经典影片,在俄罗斯以 30 亿卢布荣膺票房冠军。这部影片的 “豆瓣” 评分为 8.2 分,在美国电影网站 IMDB 的评分为 6.6 分。   在去年俄罗斯政府的一次会议上,《绝杀慕尼黑》的主演弗拉基米尔·马什科夫,作为文艺代表在会上汇报了自己主演这部电影的情况。在汇报结束后,俄罗斯总统普京突然对马什科夫说: “我看过你演的《绝杀慕尼黑》。”  《绝杀慕尼黑》是以真实故事改变的,但就像很多俄罗斯媒体认为最近大火的美剧《切尔诺贝利》是抹黑前苏联政府一样,美国人认为 1972 年的那场绝杀是一场阴谋。尽管人们一直说 “不要把体育和政治搅在一起” ,但那届奥运会自始至终都被恐怖主义和冷战气氛所挟持。 1972 年 9 月 5 日,慕尼黑奥运会的奥运村中发生惨案,恐怖组织 “黑色九月” 的成员潜入奥运村,杀害了 法闻法师简介11 名以色列运动员和教练员。  9 月 9 日,美国队和前苏联队在男篮决赛中相遇,最终两队在比赛最后时刻造就了篮球历史上至今都是最具争议的一幕。当时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正处于冷战之中,这场决赛也因此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两支队伍自然都想赢下这场比赛。所有人都知道,佛说犊子经全文这关乎的不仅是一枚奥运会金牌。那个时候,美国队参加奥运会派出的都是大学生球员,这一传统直到 1992 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才由 “梦一队” 打破。  在 1972 年的那届比赛前,美国队在国际篮坛占据绝对统治地位,自从篮球运动在 1936 年引入奥运会后,美国队拿下了奥运男篮不眠国王七连冠。前苏联男篮虽然起步较晚,但是也迅速成为欧洲最强球队,只不过与美国队相比还是略逊一筹。慕尼黑奥运会之前,前苏联队在 “苏联篮球教父” 戈梅尔斯基的指导下悉心备战,准备冲击奥运会冠军,无奈戈梅尔斯基在 1971 年被解职,取而代之的是列宁格勒队主教练康德拉辛。在他的带领下,前苏联犍陀国王经队闯入了慕尼黑奥运会男篮决赛。  前苏联队与美国队的决赛,打得的确难解难分。在比赛还剩 40 秒时,前苏联队以 49 比 48 领先 1 分。但由于前苏联队的一次传球失误,美国队得到了最后一次进攻机会。无奈之下,前苏联队队员对奔向篮下的美国队队员道格 · 柯林斯犯规,此时比赛只剩下 3 秒。柯林斯两罚全中,美国队以 50 比 49 反超 1 分。不过,在柯林斯罚第一球时,康德拉辛叫了暂停,但在柯林斯两罚全中后,这个暂停也没被执行。比赛还剩 3 秒,前苏联队队员发球至半场,在还剩 1 秒多的时候,本场比赛主裁判里杰托中止比赛,示意前苏联队之前叫了暂停。至于这次暂停后的回表,里杰托判定为 3 秒。  《绝杀慕尼黑》剧照 暂停结束后,前苏联队发球至前场,亚历山大 · 别洛夫在篮下未能将球投进,比赛结束,美国队欢庆胜利。不过,前苏联队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计时器上的秒数并未归零,而是停留在还剩 50 秒,也就是说,当时比赛时间并未准确地回到还剩 3 秒。如今再看那段录像,佛说如来智印经可以发现从前苏联队队员场内得球、传球,到亚历山大·别洛夫投篮,时间的确不足 3 秒。  值得一提的是,主裁判里杰托最后的这些判罚,都是在当时的国际篮联秘书长、英国人威廉 · 琼斯的授意下完成的。有种说法是,作为国际篮联的掌门人,琼斯那时一直致力于扩大篮球运动在国际犯邪淫之恶报故事四则上的影响力,因此他并不喜欢美国人一家独大,他希望有球队能把美国男篮拉下马,因为只有竞争才能让篮球更加吸引人。  在这种情况下,裁判重新将两队叫回到球场。美国队一开始拒绝回到球场,但琼斯警告美国队,如果拒绝继续比赛,将以弃权论处,美国队将被判负。就这样,美国队重新回到场内完成最了法法师讲大悲心后 3 秒,前苏联队再次发球。叶杰什科在底线直接将球抛到篮下,亚历山大 · 别洛夫力压吉姆 · 福布斯和凯文 · 乔伊斯拿到了球,停顿一下后将球打板入筐。这一次,比赛真的结束了,冠军属于前苏联队。  对于这个结果,美国队当然不服,他们提出,但被国际篮联驳回。最终,美国队拒绝出席颁奖仪式,而他们拒绝领取的银牌,至今还保留在奥林匹克博物馆中。时至今日,美国人仍不肯承认那是一场失利,他们将那场比赛称为 “骗局” 。有人说,别洛夫在投入绝杀球前已经进攻犯规,有人干脆说前苏联队之前就贿赂了琼斯。  “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在俄罗斯人眼中,这场比赛是可以拍成精彩电影的励志故事;但在美国人眼中,它则是一场充满阴谋的骗局。或许充满争议甚至诡异,也算是体育运动的魅力之一吧。 本文系《体坛新视野》微信订阅号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联系我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西南大学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24-5-21 02:36 , Processed in 0.05796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